加拿大和中国签署了此协议的补充协议,该国主要从俄罗斯进口核燃料

摘要:乌克兰国家电力公司Energoatom已延长其与西屋的核燃料供应合同至2020年。该国主要从俄罗斯进口核燃料。西屋最初于2008年与Energo
–>

摘要:加拿大和中国在能源领域是天然的合作伙伴。加拿大在向全世界提供能源资源、技术和服务方面被誉为是稳定、可靠、高性价比的能源供
–>

摘要:阿根廷和阿联酋(UAE)承诺将在2013年初两国签署的谅解备忘录基础上致力于核能利用领域的合作。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
–>

乌克兰国家电力公司Energoatom已延长其与西屋的核燃料供应合同至2020年。该国主要从俄罗斯进口核燃料。

加拿大和中国在能源领域是天然的合作伙伴。加拿大在向全世界提供能源资源、技术和服务方面被誉为是稳定、可靠、高性价比的能源供应国。中国作为一个基础能源消费大国、以及在传统能源及清洁能源技术方面逐渐崛起的新兴领衔者,是加拿大长期合作的理想伙伴。2009年12月签订的《中加联合声明》(Canada-China
Joint
Statement)确定了双方将能源领域作为重点合作领域,这一领域对两国都呈现出无限的机遇。

阿根廷和阿联酋(UAE)承诺将在2013年初两国签署的谅解备忘录基础上致力于核能利用领域的合作。

西屋最初于2008年与Energoatom签订了燃料供应合同。根据合同约定,西屋共为南乌克兰核电站的三座VVER-1000压水堆供应了630个核燃料组件。

自1994年双方签署了《中加核能合作协议》(Canada-China Nuclear Cooperation
Agreement)后,两国在民用核领域建立了成功的合作关系。
2005年,该协议得以续签,2012年,加拿大和中国签署了此协议的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进一步加强了双方在核能贸易、投资、研发以及技术合作方面的双边关系。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签字仪式上,阿根廷联邦计划部部长胡利奥•德维多(Julio
De Vido)与阿联酋外长阿卜杜拉·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Abdullah bin Zayed
al
Nahyan)签署了合作备忘录,阿根廷总统克莉丝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及阿联酋副总统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出席该仪式。

目前,该合同现已修订,将西屋燃料供应延长至2020年。西屋将在其位于瑞典韦斯特罗斯(V
ster s)的加工厂进行燃料生产。

1996年,加拿大向中国出售了两座坎杜反应堆,在当时,这是两国之间最大规模的商业合作合同。坎杜反应堆使用重水为减速剂和冷却剂,并使用天然铀作为燃料。天然铀的使用扩大了供应来源,使燃料制造更加容易。这两座反应堆(秦山4号和5号反应堆)于2003年成功高效地完成了建造–提前于原定时间,并且低于预算。该项目创造了中国核电站建造最快施工进度的记录,而核反应堆的运行效果也是全国范围内核电机组的佼佼者,在其使用寿命内产能效率超过91%。中国目前在建的反应堆约为30座–数量超过任何其他国家,新反应堆建设量占全球总量的40%。基于秦山核电站的成功经验,坎杜能源公司(Candu
Energy)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NNC)紧密合作,利用坎杜核反应堆独特的核燃料周期优势,应对中国对铀不断增长的需求。坎杜能源公司与中国核工业集团正在共同努力,改造秦山三期的两座坎杜核发电机组,以便让核发电机组可以使用由中国压水反应堆机组回收铀以及中国铀浓缩项目中贫铀尾矿中的原料组成的”天然铀当量”作为燃料,双方同时在合作开发新的第三代坎杜反应堆先进燃料,其将通过采用钍作为替代燃料来源,进一步提高铀的利用率。

在这份为期五年的协议中,两国同意在包括教育、人力资源发展、核废料处理、技术安全及“参与”阿联酋核项目等领域展开合作。

根据美乌两国间一份关于减少乌克兰对俄罗斯燃料进口依赖的倡议,2005年西屋供货的6个核燃料组件连同俄罗斯燃料一起被放置到南乌克兰核电站3号机组堆芯以进行试点运行。2009年年中,西屋供应了42个燃料组件用于南乌克兰核电站三台机组换料并定期提供监察和报告,以支持其为期三年的商业运营。

加拿大作为世界第二大铀生产国,拥有令人羡慕的全球声誉,被誉为是受尊重的核工业领导者,其独特的地位决定了加拿大能协助中国服务于中国市场,并且帮助中国满足其不断扩大的核能需求。加拿大和中国企业之间卓有成效的伙伴关系正在不断发展壮大,将双方的资金、专业技能、对新兴市场的共同愿景以及两国间的机遇紧密结合在一起。

由韩国联队承建的4台APR-1400机组中的首批两台机组已在阿联酋巴拉卡(Barakah)开工建设。阿根廷目前有两座在役核反应堆,第三座反应堆预计今年晚些时候开始运营。同时,阿根廷已于近期开始建造本国自主设计研发的小型一体化反应堆原型堆——CAREM-25。

然而,这些尝试曾被认为是失败的。Energoatom指出燃料的制造缺陷导致两台机组计划外长期停役,而西屋认为该故障是在换料过程中引起的。2010年6月,Energoatom与俄罗斯TVEL签订了长期燃料供应合同。早前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提出如果Energoatom与TVEL签约20年,乌克兰将享受可观的折扣。

一、加拿大在核工业领域的实力

西屋总裁兼CEO丹尼 罗德里克(Danny
Roderick)评论西屋与Energoatom签订延长供应合同时表示:“此次西屋VVER燃料供应合同的签订证明了我们的燃料设计质量,同时说明事实上在南乌克兰核电站运行中未引发故障,这一点在近期Energoatom和西屋大量的联合检验中也得到了证实。”

加拿大是成功的核工业先驱,在核技术发展方面拥有70多年的丰富经验。加拿大核工业涵盖了整个核燃料领域,从核研发、铀矿开采和燃料制造、核反应堆建设与运营,到核废料管理和除役等领域。实际上,加拿大在铀矿开采、反应堆技术、设备制造和运营、研发,以及建立核能与环境安全标准方面,被公认为受尊重的领导者。加拿大在医疗成像与诊断、放疗、材料检测和食品安全领域,也被认为是世界领先的领导者。

他补充道:“该合同是对西屋杰出的VVER燃料设计性能的认可,将满足Energoatom对燃料供应多样性的需求。我们希望通过西屋燃料设计带来的持续成果和具有竞争力的效率,西屋将提高在乌克兰核燃料市场中的份额。”

核能仍然是加拿大能源结构中的关键组成部分,并且为加拿大保持世界领先清洁电力供应国的地位贡献了重要力量。在加拿大,核电每年降低8900万吨温室气体排放量,降低的额度相当于从道路上减少约1800万辆汽车。从全球来看,核能减少了每年25亿吨的排放量–这相当于美国2011年消耗能源所排放的二氧化碳总量的一半。加拿大政府认为,只要核能是在一种能充分重视保障措施、防扩散、重视安全和废弃物管理等问题的强有力的国际框架内进行开发的,核能就可以视为是一种近乎于零排放量的能源资源,它安全、可靠、环保。

俄罗斯新闻社RIA Novosti援引Rosatom总裁谢尔盖 基里延科(Sergey
Kiriyenko)的话,称“任何公司都有决定从谁那里购买燃料的绝对权利,政治决定不应(对该权利)有任何影响。”

二、天然的优势

燃料加工厂

加拿大是世界第二大铀供应国,在全球范围内的供应量约占16%以上。近85%加拿大产的铀是供出口的,其余的作为燃料用于加拿大坎杜反应堆。大多数加拿大的铀矿开采是位于萨斯喀彻温省北部地区,在那里发现的某些铀矿床的等级属于世界最高等级,铀的含量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00倍以上。凭借其资源基础以及目前的产量,加拿大已蓄势待发,在未来继续保持其在铀生产方面的领导地位。

TVEL和西屋均竞标在乌克兰建立燃料加工厂。2010年9月,燃料与能源部选中TVEL与国有控股公司Nuclear
Fuel签订合同,各出资50%建造燃料加工厂生产VVER-1000燃料组件。位于乌克兰基洛沃格勒(Kirovograd)区的Smolino(斯茂里诺)工厂已经开工建造。工厂一旦开始运行,每年将生产约400个燃料组件。俄罗斯已经同意到2020年转让燃料生产技术。

除了大型铀矿床,加拿大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商业铀提炼设施。卡梅科公司(Cameco
Corporation)和加拿大阿海珐资源公司(AREVA Resources Canada
Inc.)是加拿大最大的两家铀矿开采公司。卡梅科公司还在安大略省拥有并经营着加拿大唯一的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铀提炼设施。

乌克兰拥有15座核反应堆,分别位于四个厂址——赫梅利尼茨基(Khmelnitsky),
罗夫诺(Rovno), 南乌克兰(South Ukraine)
和扎波罗热(Zaporozhe),均由Energoatom运营。所有机组均为俄罗斯VVER机组,其中两台机组为440MWe,其余为容量更大的1000MWe机组,这些机组为乌克兰提供了近一半的电力。
 

依据加拿大在1987年颁布的《非居民所有权政策》(Non-Resident Ownership
Policy),加拿大欢迎外国企业在其铀矿领域进行直接投资。除非能够证明该企业资产是由加拿大人控制,否则其允许外国投资者最多享有铀矿49%的股权。

三、核能产业的先锋领导者

加拿大的核技术开发始于1941年,那时乔治·C·劳伦斯(George C.
Laurence)在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中设计了世界上最初的核电站反应堆之一。1945年,加拿大成为第二个在反应堆中控制核裂变的国家,在1954年,加拿大原子能有限公司(AECL)与加拿大产业合作,开始研发第一座坎杜反应堆。在此之后的70年中,坎杜反应堆在技术和设计方面都经历了几代推陈出新的发展。

加拿大政府已采取了重要措施,通过重组加拿大原子能有限公司(AECL)来加强加拿大核工业建设。在2011年,政府将加拿大原子能有限公司坎杜反应堆分部(CANDU
Reactor Division)出售给了坎杜能源公司(Candu Energy
Inc.)。今天,坎杜能源公司在加拿大和国外正寻求越来越多的机会,在加拿大、中国、韩国、罗马尼亚和阿根廷运营坎杜反应堆,这相当于世界范围内核机组量的6.4%。若加上基于早期坎杜技术开发的加压重水反应堆,如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反应堆,那此数字将上升至11%。

四、坎杜反应堆

坎杜反应堆是被世界公认和尊重的加拿大品牌,其总部位于安大略省,供应链覆盖全省。坎杜的全称是”加拿大氘化铀”。坎杜反应堆非常独特,因为它是使用天然、非浓缩铀作为燃料,在经过改造后也可以使用浓缩铀、混合燃料,甚至是钍。由于天然铀不需要浓缩,因此坎杜反应堆燃料的成本是非常低的。该反应堆可在全功率运转时添加燃料,不像其他大部分设备必须进行停机再添加燃料。此外,它可以使用核武器的原料作为燃料,有助于减少全球核武器储备。

坎杜反应堆配备有安全系统,该系统独立于整个电站,同时其每个关键安全部件都备有三个备件,因此其格外安全。这种对安全措施进行多层维护的方法,不仅提高了系统的整体安全性,而且还可以在反应堆进行满负荷运转时测试该系统的安全性。

加拿大22座坎杜反应堆中,目前有19座(18座位于安大略省,1座位于新不伦瑞克省)已进行全面的商业投产,供应约15%的加拿大电力需求。迄今为止,目前在加拿大境外有9座坎杜反应堆在运行(4座韩国,2座在中国,2座在罗马尼亚,1座在阿根廷)。

五、先进的核科学与技术

加拿大开发了世界一流的本土技术、各种核自旋技术,并拥有超过50年投资于核科学与技术(S&T)的悠久历史。加拿大在核研究方面一直以来都处于领导地位,并且获得了核科技方面的三个诺贝尔奖,包括:

1908年,欧内斯特·卢瑟福(Ernest
Rutherford)由于其在麦吉尔大学关于放射性衰变领域的著作获得了诺贝尔奖。

1990年,理查德·E·泰勒(Richard E.
Taylor)由于其在粒子物理学方面夸克的早期研究领悟获得了诺贝尔奖。

1994年,伯特伦·N·布罗克豪斯(Bertram N.
Brockhouse)由于其研发的新的中子散射技术获得了诺贝尔奖。

核技术在加拿大几乎所有的技术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除了提供能源,核技术在其他应用领域也让公众受益匪浅,加拿大也期待着在这些领域提高其与中国之间的合作,这些领域包括:

先进的电子设备

先进材料的开发

航空航天和汽车技术

地球科学与考古学

环境技术

       食品加工

采矿和自然资源

       核医学

制药和医疗器械

六、核医学

加拿大是放射性同位素的领先制造国,供应量占全球供应量的20%-30%,可用于诊断各种疾病,包括心血管疾病以及大多数类型的癌症。加拿大还供应了世界总量75%的钴60,用以对全球45%的一次性使医疗设备进行灭菌。

加拿大的核研发项目通过生产环保和高性价比的能源,并通过在医药、农业、制造业和资源领域做出的重要贡献,已经产生并且将不断产生显著的社会、经济和工业回报。由于加拿大科学家多年来的努力,核技术也在基础科学方面,尤其是在物理和材料科学等领域做出了世界级的贡献。

七、食品安全

核能有助于使食品供应更加安全。为消除有害细菌,消灭昆虫和延长保质期,将食品放置于放射量严格控制的能量环境下,这种方式称为电离辐射。加拿大在1960年首次将辐照用于食品处理。被用于照射食品的技术是伽马射线(从钴60获取)、电子束和X射线。加拿大是对食品进行辐照的首批国家之一,并且已在其他方面受益于核技术,处于领先地位。依据加拿大和平利用核能的国际承诺,加拿大核安全委员会(The
Canadian Nuclear Safety Commission)对核能和核材料的使用进行管理。

 八、核安全与管理

加拿大的核电项目的安全纪录具有示范性,其在职业和公众健康与安全方面有着超过50年的良好记录,并且是全球范围内的行业领导者。其在核运营、员工及核运营社区等方面实施了多重防护措施。这些多重防护措施确保人员、社区以及环境的安全,防止各种潜在的由于人为失误、设备故障或如地震等外部风险引起的事故的发生。

实际上,在2014年的”核威胁倡议(NTI)核材料安全指数”(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 (NTI) Nuclear Materials Security
Index)中,加拿大在整体排名中位居第二,并且通过加强其核材料运输相关法规,以及签署两个重要国际法律协定提高了其排名。核威胁倡议指数以及经济学人集团(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的发展,为评估176个国家核原料的安全条件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公共评估机制。

加拿大也在核燃料废料的长期管理中不断取得进展。
2007年,加拿大政府选取了核废物管理组织(Nuclear Waste Management
Organization)的建议,将分阶段适应性管理作为安全和保障方案,保护公民和环境的健康。这项方案涉及将核燃料废料隔离、保存于一个很深的地质处置库中进行长期监测,这个处置库应位于某个愿意接受处置库的社区中合适的地点,进行建造、运行并维护。

此外,加拿大是唯一装备精良,研究辐射对生物影响的国家。加拿大原子能有限公司的生物研究设施是世界上同类型仅有的两座设施之一,拥有无可比拟的高产能,通过最安全的方式来支持产业的高效率和竞争力。这包括发展技术,协助公用事业以最高的安全和保障标准,提供可靠的能源供应。

加拿大政府认识到自己有着培养更现代、高效和有效监管制度的责任,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出台了负责任的资源开发计划。加拿大目前为大型项目潜在投资者提供了更高的可预见性–保证政府对项目的审查不会使用很长的时间。加拿大核安全委员会(Canadian
Nuclear Safety
Commission)率领的对新的核开发项目的审查是由严格掌握、从头至尾明确的时间表来控制的。委员会需要24个月的时间,来对新的1级核设施的现场筹备许可进行审查和决策。这个审核时间适用于新铀矿或工厂的现场筹备和建设许可证申请。最后,政府将进行立法,以更新和提高加拿大的核责任制度,这样做,可以全面完成加拿大核能立法框架的现代化进程。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由自然资源部部长在2014年1月颁布的《能源安全和保障法案》(Energy
Safety and Security
Act),将推进核民事责任的现代化进程,并将相关补偿与国际水平接轨。该法案确定了一项重要原则,即核设施运营者对核设施造成的伤害和破坏有着绝对且排他性的责任,并且将赔偿金额从7,500万加元增加至10亿加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