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铁矿石价格指数为239.80点,认真组织地质灾害防治驻县工作

  “6月份,受环保督查影响,钢铁生产小幅回落,铁矿石市场需求强度有所下降,港口库存仍居高位,价格小幅回落,铁矿石市场仍呈供大于求态势,后期铁矿石价格难以大幅上涨,仍将呈小幅波动走势。”一份来自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报告做出上述分析。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监测,6月末,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为238.01点,环比上升1.42点,升幅为0.60%,环比由降转升。其中:国产铁矿石价格指数为226.14点,环比下降1.45点,降幅为0.64%;进口铁矿石价格指数为239.80点,环比上升1.85点,升幅为0.78%。
  6月末,全国进口铁矿石港口库存量下降至1.56亿吨,环比下降461万吨,降幅为2.87%;同比上升1166万吨,升幅为8.09%,库存总体处于较高水平;今年1-5月份,全国累计进口铁矿石4.48亿吨,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而全国生铁产量减少了171万吨,同比下降0.56%,铁矿石市场仍是供大于求态势。
  事实上,在外矿发货大增、港口库存回升的同时,国内需求却因环保限产受抑,铁矿石价格在今年二月以来跌跌不休。分析人士认为,虽然供应有压力,但钢厂利润支撑矿价,铁矿石市场总体保持平稳运行,汇率持续贬值支撑人民币计价的矿石价格,预计该支撑短期仍将存在。
  “新华-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显示,截止到7月2日,我国港口(沿海33港)铁矿石库存为13187万吨,较上一统计周期(6月19日~6月25日,下同)增加14万吨,环比上涨0.11%。我国进口品位62%的铁矿石价格指数为64,较上一统计周期持平;58%品位的铁矿石价格指数为52,也较上一统计周期持平。
  6月26日至7月2日,国内铁矿石市场震荡运行,涨跌互现,市场成交情况一般。进口矿方面,市场价格小幅震荡调整,市场观望僵持状态比较明显,成交情况较为清淡。由于进口矿需求无放量迹象,市场连续上涨动力薄弱,加之部分贸易商资金压力大而选择低价出货套现,进口矿市场价格小幅震荡。在调整过程中,进口矿需求方采购不积极,谨慎态度相对明显,不敢贸然操作。综合看来,预计后期进口矿市场仍以盘整运行为主。
  国产矿方面,市场整体盘整运行。华北地区市场整体盘整运行,未形成整体小幅上涨的态势;东北地区市场整体盘整运行,矿选厂商挺价意愿明显;华东地区市场以盘整运行为主,个别地区略有小幅调整,但对市场的带动作用比较有限。钢材市场仍未摆脱低迷状态,钢厂控价力度较大,采购意愿不明显,需求难以有较大突破,在此影响下,铁矿石市场难以有实质性上涨动力。加之贸易商挺价维稳力度不减,预计短期内铁矿石市场或以盘整运行为主。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瑞达期货表示,从国际四大铁矿山2018年的生产计划来看,整体保持温和增产的态势。从历史数据分析,三、四季度是国际矿山发货量高峰期,因此2018年国内铁矿石进口仍将超过10亿吨。
  近期,随着钢厂利润回升,以及部分地区限产企业开始复产,铁矿石需求有所回升。
  对于后期铁矿石价格的走势,瑞达期货认为,进入下半年,考虑到环保政策仍然会继续严格实施,以及政府持续的去产能政策,铁矿石供大于求的格局仍将延续。铁矿石延续宽幅震荡的可能性较大。
  究其原因,瑞达期货表示,首先,从四大矿山2018年生产计划来看,依旧保持增势,因此2018下半年铁矿石的供应压力仍然不减,这将会使铁矿石的港口库存压力仍然存在。其次,如果钢厂持续维持高利润,将会刺激钢厂加大产量,增加对铁矿石的需求,且钢材价格如果仍然可以保持强势,作为原料端的铁矿石价格也将得到较大的支撑。而环保的加码虽然不利于铁矿石价格上涨,但是在钢价的支撑下铁矿石价格下行空间也有限。
  华泰期货分析师程霖等表示,铁矿石市场总体保持平稳运行,汇率持续贬值支撑人民币计价的铁矿石价格,预计该支撑短期仍将存在。铁矿石基本面上无明显改变,需注意随着外矿三季度增加发货及国内钢厂在高价接货意愿不强,铁矿石库存有累库迹象。近日公布的6月河北省钢铁行业PMI重回荣枯线下方,终值48.2%,环比下降2.6%,其中新订单指数48.3%,环比下降5.55%,逐渐显示需求淡季态势。在此背景下,钢厂利润对铁矿石支撑或会有所松动。此外,环保高压丝毫不减,应警惕在环保督查渐近尾声后,或会有新的环保政策利空铁矿石。

  记者日前从贵州省国土资源厅获悉,自6月19日以来,该省出现大范围持续强降雨天气,大部区域发生地质灾害风险迅速增大。6月21日,贵州省地质灾害防治指挥部启动地质灾害三级预警响应。截至6月23日12时,在此轮强降雨天气过程中已发生3起地质灾害、1起地质灾害险情,造成1人受伤,没有人员死亡。其中,成功避让2起,避免19户35人伤亡。省、市、县三级国土资源部门共发布地质灾害风险预警预报信息132602条。
  在贵州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贵州省地质灾害防治指挥部、贵州省国土资源厅迅速行动,立即组织专家召开专题会议,研判形势,下发紧急通知,并做出部署。一是由贵州省地质灾害防治指挥部副指挥长、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周文等9位厅领导带队的明查暗访工作组,分赴各地督导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二是派出5个省级地质灾害专家组,提前进驻六枝、普定、西秀、惠水、龙里、贵定、都匀、麻江、丹寨、雷山、台江等地质灾害气象风险红色预警中心区域,靠前指导基层做好地质灾害防范工作。
  贵州省地质灾害防治指挥部强调,各级各部门要高度重视本轮强降雨天气,迅速进入地质灾害防治临战状态,加强辖区内地质灾害隐患点的雨中巡查、雨后核查,随时掌握地质灾害险情动态和发展趋势。牢固树立“防大灾、应大急、抢大险”的意识,时刻做到人员到位、物资到位、措施到位,最大限度地避免或减轻地质灾害造成的损失。要加强部门联动,层层落实防治责任,做好地质灾害防治各项准备工作。要加强地质灾害应急演练,确保受地质灾害威胁人员知晓预警信号、撤离路线和避险场所等。各级国土资源部门要主动对接利用好高位隐蔽性地质灾害隐患专业排查成果,及时更新隐患点台账,组织力量开展巡查,做好监测预警,并结合提升地质灾害监测预警科技能力专项,发挥好“人防+技防”防治体系作用。贵州省地质灾害技术保障责任单位要强化管理,认真组织地质灾害防治驻县工作,保证
3 名~
5名有地质灾害防治和应急处置经验的专业技术人员,24小时常驻对口技术保障县(市、区、特区),提供技术服务。

  记者近日从甘肃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矿业权退出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截至目前,甘肃祁连山自然保护区144宗持证矿业权,已完成退出89宗,占清理退出总数的61.8%。
  据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厅长王忠民介绍,截至目前,以注销或公告废止方式退出75宗,扣除方式退出6宗,补偿式退出8宗。其中,中央通报指出的14宗违规延续探矿权采矿权,已完成退出8宗。同时,借鉴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内矿业权分类退出的成功经验,报请甘肃省政府印发《关于开展全省各级各类保护地内矿业权分类处置的意见》(甘政办发〔2018〕85号),推动全省其他各级各类保护地内矿业权分类退出。目前,全省其他各级各类保护地内662宗矿业权,已清理退出56宗。
  据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副巡视员赵玲房介绍,依据《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矿业权分类退出办法》,保护区内矿业权退出分为注销、扣除、补偿三种方式。在具体适用退出方式上,由市县政府依据排除法进行确定,最终,这144宗持证矿业权退出方式为:注销式81宗、扣除式14宗、补偿式49宗。截至目前,正在按照《分类退出办法》有序推进,确保今年年底前全面完成甘肃祁连山保护区矿业权退出工作。
  王忠民说:“祁连山生态环境破坏问题带给我们的最大教训就是没能做到严格依法行政。针对中央《通报》指出的2013年5月修订的《甘肃省矿产资源勘查开采审批管理办法》,违法允许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进行矿产开采,在立法层面为破坏生态‘放水’的问题,我们对《甘肃省矿产资源勘查开采审批管理办法》与国家上位法不一致的部分,逐条进行修订完善。2017年9月6日,甘肃省政府以甘政发〔2017〕75号文件印发执行。同时,还对2011年至2016年印发的141个文件、代拟的8个地方性法规逐一进行了合规性复查,坚决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据记者了解,甘肃省市县政府采取封堵探硐、回填矿坑、拆除建筑物以及种草、植树等综合措施,基本完成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内144宗持证和111宗历史遗留无主矿业权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位于外围保护带的177个历史遗留无主矿山已纳入《甘肃省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规划(2018-2022年)》,计划分3年恢复治理完成177个历史遗留无主矿山。编制《甘肃省绿色矿山建设工作方案》(甘国土资发〔2017〕228号),在金昌市、张掖市开展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建设,全面实施祁连山地区自然生态空间用途管制。
  王忠民表示,甘肃省将启动祁连山地区自然资源全要素确权登记试点,编制并落实《祁连山国家公园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实施方案》,计划今年12月底前全面完成祁连山国家公园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工作。积极配合农牧、林业等部门解决甘肃祁连山地区林草“一地两证”问题,抓紧编制《甘肃祁连山地区自然资源产权制度改革试点方案》,切实维护群众合法的自然资源权益。强化源头治理,将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地全部纳入《甘肃省矿产资源总体规划(2016-2020年)》的禁止勘查开采区,并严格执行规划协查制度,确保矿业权设置符合规划和法律法规规定。严格执法监管,以甘肃全省各级各类保护区为重点区域,通过扎实开展矿产卫片执法检查、动态巡查,畅通12336违法违规举报电话,及时发现和制止矿产资源勘查开采违法违规行为,维护良好的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秩序。
  王忠民说:“要全力推进国土资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严格执行国家产业和供地政策,精准调控土地和矿产资源投放领域和方向,优先保障国家和甘肃省鼓励支持的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特别是十大生态产业用地用矿需求,坚决不向过剩和落后产能批地供矿,决不允许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一地的经济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