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树能就带领大家参观了世纪灯饰广场二楼及五楼的部分优秀商户,熟悉意大利灯具设计的人们对于1962年创立的Flos充满敬意

图片 1

编者按:高档精美的灯具逐步走进家庭,然而难装、难修、难保养却困扰着消费者

在古镇世纪灯饰广场二楼,总经理曾树能被一群来自省市各大媒体的记者们围在中间,几台摄像机架在他面前,周围是不停嚓嚓作响忙着拍照的记者们,文字记者们则拿出纸笔忙碌地记着笔记,还不失时机地抛出一串串问题……究竟是什么吸引了这些媒体精英们以至于形成如此庞大的媒体阵容?

cumulus吊灯由stevenhaulenbeek设计,如你所见,使用的灯罩就是雨伞-摄影师用的柔光伞,可以根据实际的需要扩展或者减小。这就是发现,因为设计元素是已经存在的产品。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商品售后一般遵循“谁销售谁负责”的原则。然而,记者最近发现,在南宁的灯具市场中,售后服务问题不少,难装、难修、难保养三大问题,困扰着消费者。

10月29日上午,在古镇时代灯饰广场这座被誉为灯都最繁华商圈地标性建筑刚刚封顶之际,面对外界对世纪、时代两大灯饰卖场的种种好奇,总经理曾树能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包括广东省电台、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中山广播电视台、中山电台、中山日报、中山网、中山商报等媒体在内共有十多家省市媒体记者参加了此次新闻发布会,会议以新颖活泼的形式召开,曾树能带领记者们参观了世纪灯饰广场和时代灯饰广场,在参观过程中曾树能与各大媒体记者们进行了良好的交流与沟通,耐心细致地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随着意大利著名灯具设计制造品牌Flos在北京宣布新公司的开业,客户定制灯具的理念也即将在中国市场首次出现,“我们对于所有产品都充满骄傲,材料、技术的革新并非主要原因,我们并不想制造一时流行的技术,我们以创意使得材料及技术表达出我们所希望的东西”。

现状:消费者为安装费尽周折

面对各大媒体的“联合攻势”,曾树能显得从容淡定。大众媒体的记者们对灯饰产品接触较少,曾树能就带领大家参观了世纪灯饰广场二楼及五楼的部分优秀商户,并不停地指出各家商户的代表性产品,让记者们细细观赏,把大家带进了一个绚丽多彩的灯饰世界。在参观过程中曾树能提出要把灯饰广场打造成一个“天天灯饰博览会”平台,目前世纪灯饰广场的营业时间是从上午八点半到晚上七点半,据曾树能介绍,未来时代灯饰广场和世纪灯饰广场营业时间将推迟到晚上十点半,这一举措是根据许多国际友人的建议而做出的,目的是方便他们随时参观订购产品,同时也将给灯都的夜晚增添巨大的光芒。

今后,当你在某个公共空间看到某件妙不可言的吊灯时,Flos公司可能无权出售给你,因为它属于定制品,MarcNewson之类的设计大师与Flos特为此处设计并生产,它是“某一个人的MarcNewson”,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向这个客户买下版权,或者索性请MarcNewson设计更棒的,下次,你就能向全世界出售自己的灯具版权。

前不久,家住南宁市翡翠园的莫小姐装修新房,在长湖路的某家灯具店,以每盏1500多元的价格购买了几盏高档木艺灯。由于销售人员表示不包安装,莫小姐只好让装修工人代为安装。

参观完世纪灯饰广场,大家又驱车来到时代灯饰广场工地,广场大楼已经封顶完毕,整栋大楼已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向世人展现出雄伟高雅的建筑风貌,工地上工人已经为数不多,面对庞大的媒体团队,他们显得非常好奇。在现场,记者还看到广场西大门上方的LED显示屏已开始工作。据曾树能介绍,时代灯饰广场总投资约为7亿元,购买地皮就耗资3亿元,因此这块地皮又被业界人士称为中山市最贵的地皮。当记者问到时代广场开业后是否会对世纪广场产生冲击时,曾树能说:“世纪、时代两个灯饰广场定位不一样,一个定位于中高档,一个定位于高端品牌,所以两个广场不会产生冲突。”据悉,时代灯饰广场目前已完成招商,共有商户约200多家,德国的夏盟照明、荷兰的飞利浦照明和香港、台湾等照明巨头均已进驻。

熟悉意大利灯具设计的人们对于1962年创立的Flos充满敬意,它几乎就是世界级灯具设计的代名词。譬如Achille和PierGiacomoCastiglioni兄弟俩所设计的里程碑式经典灯“Zeppellin”,以及由JasperMorrison设计的“Glo-Ball”,无不成为灯具设计史上的美妙回忆。

令莫小姐没想到的是,装修工人在安灯的过程中遇到了麻烦。打开包装箱,里面有一大堆各式各样的零件,可示意图却很简单,连装修工人都看不懂。无奈,莫小姐只好打电话求助于店方。店方表示无法提供上门安装服务,如果需要专业安装工人,他们可以提供联系电话。最后,莫小姐根据店家提供的电话找到安装工人,在同意支付100元安装费后,整整花了一个上午,才将客厅的大灯装好。

参观完世纪、时代两大灯饰卖场,大众媒体的记者们对这种商场式的灯饰卖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们认为这样的规模化经营对古镇灯饰产业的发展以及城市规划具有重大意义,以国际化标准进行运作的大型广场将引领古镇灯饰行业的发展态势———以时代灯饰广场为核心形成面向全球的灯饰CBD。

事实上,Flos的发展历史与那些充满创意的世界设计大师紧密相联,他们之间互相吸引,共同合作设计并制造出独一无二的灯具:AntonioCitterio、RodolfoDordoni、KonstantinGrcic、MarcelloZiliani和MarcelWanders都为Flos设计过系列灯具,近些年与其合作的大牌设计师还包括来自美国的LaureneLeonBoym、来自英格兰的SebastianWrong、来自荷兰的TimDerhaag等等。

“这种复杂的灯具只能由专业工人安装。商家只管卖,却不管安装,还谈什么售后服务呢?”采访中,莫小姐生气地对记者说。

编辑:LC-HY

Flos总裁PieroGandini先生这样描述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我们寻找对于某个产品充满表达乐趣的设计师,出于这点,我们全力投入其中,使一个创意最终成为产品。通常这么有趣的关系总会令双方觉得很享受,我们总能设计出好东西,我们与MarcNewson就是从这种方式开始合作的”。

采访:安装、保修、保养成问题

当PhilippeStarck在1998年为Flos设计“Arà”时,为了满足快速增长的需求,Flos已创立一支专门团队,“我们选择设计师取决于他们所展现的天赋。我们希望与设计师建立长久稳定的关系,同样出于这个原因,我们会要求定制特别的灯具产品”;“我们投入了当时最好的产品经理,他与那些设计师有着非常丰富的合作经验,理解一个创意来源以及如何去提升那个想法,可以提供更多的及时协助,以及更快的反应”……于是在定制灯具的金字塔顶端市场,Flos进一步建立了其他设计公司无法超过的声望,“价格和耗时取决于具体的产品和项目……定制灯具的部门很复杂,它不是简单的创意或者设计,很多的细节需要被考虑:如何造型、不同的质量标准、使用安全性,以及温度、电流、光学表现与效果等”,Flos和设计师总在紧迫地确定设计方向,同时尽快研发相关技术等。

在南宁市灯饰行业,莫小姐的遭遇会是普遍情况吗?近日,记者走访了几个灯饰市场,发现南宁灯具售后服务的确存在难装、难修、难保养等问题。

去年,Flos为ClausenKaanArchitecten在阿姆斯特丹市政档案室的设计项目提供了特殊的灯具设计,目标是为了提升此空间的亮度。Flos请来MarcNewson设计“PelotaBig”,它提供了足够的光源,并且和谐地契合了整个环境的历史感。

11月7日,笔者来到南宁市人民路灯饰店比较集中的路段。几经询问,商家几乎都表示“不包安装”。而这里大部分灯具都要经过组装才能使用,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难度的确不小。问及原因,老板直言不讳:做生意要考虑成本,如果每盏灯都要上门安装,费时又费人工,很划不来。

“我们努力去理解我们是否有着相同的价值与态度,合作是非常紧密的,有时我们先提供主要的产品概念,有时是一个项目提供给我们……设计师拥有高度的自由,但这是一个团队设计,你还得考虑项目经理、模具制造,你得满足所有必须的技术要求和设计理念”。

11月8日,在埌东灯饰城,记者询问一家灯饰店的销售人员:买一盏客厅用的水晶吸顶灯包不包上门安装?以后坏了、脏了,是否会上门维修和保养?销售人员说,店里不包安装。如果灯具坏了,他们可以上门维修,但是产生的费用由顾客自己出。清洗和保养是不在售后服务范围之内的。随后,记者打电话到南宁市的几家家政公司,询问有没有灯饰方面的清洗业务。大部分工作人员回答,灯属于易碎品,特别是昂贵灯饰的清洗业务,他们一般不接受。

编辑:LC-HY

未来:服务才是核心竞争力

采访中笔者了解到,在家电领域,有法律规定相关配件必须保持5年的供应期,但这一规定却不适用于灯具。

笔者采访了广西产品质量监督检验装饰装修监督检测中心一姓陈的负责人。他表示,目前,灯饰行业在售后服务方面还不是很规范。虽然《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商品售后一般遵循“谁销售谁负责”的原则,但灯具易碎的特殊性使其不同于其他家电。目前南宁的灯饰市场有些商家只管卖货,对售后服务不闻不问。有些商家在一个市场经营一段时间后,就更换经营地点,甚至退出灯具市场。消费者联系不到商家,所以灯具的售后问题比较突出。

南宁市消费者协会相关人士指出,现在灯具市场竞争激烈,而售后服务却相当缺乏,甚至是连起码的服务意识都没有,这是不正常的。随着消费者对灯具售后服务要求的提升,服务必将成为未来灯具行业制胜市场的关键。她提醒消费者,选购灯饰时,应该仔细查看制造厂名称、商标、型号、额定电压、额定功率等是否齐全,有没有3C认证标志。除此之外,消费者还应尽量选择售后服务承诺较好、品牌信誉度较高的产品。

编辑:LC-HY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