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要发布服务外包产业重点发展领域指导目录,要提升宁波企业的竞争力

11月26日,国务院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发展服务外包产业、打造外贸竞争新优势。  会议提出,加快发展高技术、高附加值服务外包这一“绿色产业”,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推动从主要依靠低成本竞争向更多以智力投入取胜转变。一要发布服务外包产业重点发展领域指导目录,拓展行业领域。二要支持服务外包企业开展知识、业务流程外包等高附加值项目,开拓新市场、新业务和营销网络,搭建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外包产业平台。三要鼓励服务外包企业专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发展,培育一批创新和竞争能力强、集成服务水平高的龙头企业,扶持一批“专、精、特、新”中小型企业。支持企业特别是工业企业购买非核心业务的专业服务。政府部门也要拓宽购买服务领域。
(宗文)

本报讯(记者
梁咏)11月24~26日,2014年全国纺织行业“佰源杯”纬编工职业技能竞赛决赛在福建泉州举行。经过两天的激烈角逐,来自青岛即发有限公司的姜正涛、杨敬刚、蓝传杰分别获得一、二、三名。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王天凯为获奖选手颁奖,并在颁奖典礼上表示,职业技能竞赛的举办对营造学习知识、尊重人才的良好氛围有着积极的作用。目前,纺织行业正处在转型升级的重要阶段,职工队伍也需要转型升级,而通过连续的职业技能竞赛,职工能够不断总结经验,改进操作手法,为培养高技能人才队伍提供有力保障。  本次竞赛被列为国家级二类竞赛,较往年参与人数更多,机型也有所增加。自7月起,在全国范围内陆续开展预赛,最终进入决赛的有来自全国10个省市自治区的86名选手。决赛包括理论和实际操作考核两部分,分别占总成绩的30%和70%。实际操作共设立穿纱套布(单面)、排针(单面)、更换错针(双面)、找错针(双面)、接纱五个项目,以《纬编工》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对高级工的要求为基础,适当增加新知识、新技术、新设备、新技能等相关内容。  据悉,青岛即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姜正涛等6位选手获“全国纺织行业技术能手”称号,其中,第1名颁发奖金8000元,第2~6名颁发奖金5000元;东成立亿纺织有限公司叶锦华等12位选手获“全国针织行业技术能手”称号;江苏金辰针纺织有限公司曾华杰等12位选手获“全国针织行业纬编操作能手”
称号;绍兴艾罗肯特针织有限公司卜来彬等56位选手获“纬编工职业技能竞赛优秀操作能手”称号;“穿纱套(引)布”单项前三名的蓝传杰等选手、“排针”单项前三名的姜正涛等选手、“找错纱”单项前三名的区土益等选手获“纬编工职业技能竞赛单项奖”;山东队、广东队、福建队获团体优胜奖。  其中获得第1名的选手,由中国财贸轻纺烟草工会申报“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第1~3名的选手由纺织行业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按规定晋升技师(已具有技师资格且竞赛职业设有高级技师职业资格的晋升高级技师)职业资格;获得第4~18名的选手由纺织行业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按规定晋升高级工职业资格。  中国针织工业协会会长杨世滨在接受《中国纺织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成功举办3届职业技能竞赛的基础上,本次竞赛分数更加严格,竞争更加激烈,通过选手们的成绩可以看出,不少选手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希望获得名次选手能够继续做精做优,带动企业未能参赛的工人们学习理论知识,提升整体操作技能水平。对于此次山东队获得大满贯,杨世滨认为,这归功于量化培训,山东队将优化过的操作手法分解后进行学习,普遍提高了员工的操作速度。  本次竞赛由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中国财贸轻纺烟草工会共同主办,中国针织工业协会承办,泉州佰源机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协办。

在内需增速放缓、外需复苏缓慢的新形势下,宁波服装产业也面临转型压力。对此,身处转型期的宁波服装企业该如何应对当下的发展形势?宁波服装企业又该从哪里寻求突破?新形势下,什么才是能够支撑服装行业实现转型的支点?  告别红利时代  “目前的服装行业中,过得‘不错’的企业不多,大部分企业还‘过得去’,还有不少企业过得‘艰难’,甚至遭遇生存危机。”在宁波举办的2014中国服装论坛上,一位行业专家直指当前服装企业的生存困境,而不少知名服装企业的利润报表,也印证了这一事实。  优他国际时尚品牌投资公司总裁杨大筠根据其调研的数据告诉记者,当前,服装行业中80%的企业利润都在下降。其中,不少一直以来赢利水平非常好的企业也开始遭遇发展瓶颈。“以知名女装品牌宝姿为例,其企业利润一直保持较高的增长态势。但从去年开始,宝姿的利润也开始出现下降。”杨大筠说道。  对于不少企业增长乏力的生存现状,中国服装协会秘书长杨金纯认为,这主要缘于当前“新常态”的经济形势,低速增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成为众多服装企业要面对的新形势。  而在杨大筠看来,造成行业告别高速增长时代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人口红利时代的结束。“消费品市场的发展严重依赖人口红利,随着人口红利的终结,企业注定要面对不断增长的劳动力成本,同时,消费市场的老龄化也将助推市场的消费结构进一步发生变化。”杨大筠说道。  “这个命题不仅是宁波,也是全国服装产业所共同面临的。”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中国服装协会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国强说道。在他看来,在互联网时代,服装产业要实现转型升级,就必须适应新常态,通过跨界思维,加快渠道创新与产业融合,增强品牌生命和活力。  显然,要适应新环境下的“新常态”,一场渠道变革对企业来讲在所难免。  传统思维玩不转互联网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差的时代。好是因为充满了机会,可以创造财富奇迹。差是互联网和需求巨变叠加出现,一切尚不确定。今天很困难,明天会更困难,转型并不像说起来那样轻松。”在杨大筠看来,电商在给传统服装企业提供一个新渠道选择的同时,也对其企业转型上线渠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此,用传统思维显然玩不转互联网。  “在第一年做电商时发展并不顺利,我们也遇到过很多问题。”高梵集团董事长吴昆明试图从中寻找原因。  “后来我才发现,要真正做好电商,就必须用不同于线下运作的互联网思维去做,必须换一个全新的团队去运营。”  在进行团队大换血之后,高梵的电商业务也快速发展起来,在天猫“双11”的促销活动中,多次在羽绒服品类的销售中位居前列。而吴昆明也总结了其能在电商领域取得成功的三点经验:将电商作为一把手工程去抓;不断学习互联网的新技术和知识;提高品牌在线上的净销售额。  而对于电商渠道的开拓,让高梵在提升销售业绩的同时,也较好地控制了企业库存。2012年,高梵取得了2460万元的业绩,但其产品库存率在15%左右。2013年,高梵在线上的销售业绩总和达到了1.5亿元,但是企业的库存仍然保持在一个相对较好的状态,库存率一直控制在8%左右,远低于不少传统服装企业。  “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时,我们必须跟过去告别,适应新情况,以跨界为世界观,以渠道创新和产业融合为方法论,回归到做产品,通过提高效率和品质赢得未来。”在杨金纯看来,不管市场环境怎么变化,归根结底,做好产品才是企业提升竞争力的首要前提。  而要实现这些,企业必须通过跨界整合各种资源,来重新塑造自己的竞争力,应对瞬息万变的市场变化。  跨界力量  “服装与科技的融合越来越紧密,每一项技术都可能对服装生产带来全方位变革,为服装产业转型升级注入强大动力。”陈国强认为,面对新的互联网市场,传统企业首先要通过新技术的引入来提升自我的反应速度和效率。  颠覆“一人一机”模式的智能化设备,正在给服装行业带来系列变革。与此同时,面对居高不下的劳力成本,“机器代人”也成为宁波服装行业探索和推进的重要项目。  除了在技术上进行变革之外,在宁波市经信委副主任周学明看来,除了提升品质和效率,要提升宁波企业的竞争力,还要推进宁波服装从传统优势产业向时尚产业转型。而跨界时尚,整合时尚资源和设计力量,也成为宁波服装企业要面对的重要课题。  对此,宁波近年来除了举办宁波国际服装节,邀请国内外知名服装企业和设计师品牌参展之外,还举办时装周、与中国时尚同盟进行合作,举办新锐设计师走进宁波等各种活动,吸引优秀的设计资源和服装人才为宁波企业服务,推动宁波服装产业的时尚转身。  宁波对服装行业发展的探索也许只是中国服装产业探索转型跨界的一个缩影,但宁波探索产业转型的经验也给正在发展中的服装行业提供了新的启示和借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