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我哥没捞着提起来就羡慕我

鹿洼煤矿 刘芳

运河煤矿 任丹丹

霄云煤矿筹建处 张兴涛

我是70后,当我还听着“我们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的歌曲,觉得来日方长时,万不能想到80后、90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淹没了我们,我们不新了。

嘿,朋友!你有没有觉得,有时候,我们走着走着,就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偶尔想起了多年前在洗心禅中看到的一句禅语:云在青天水在瓶,心境豁然开朗了很多。这一段时日,因为某些原因,心情一直很抑郁,既后悔自己过去的一些所作所为,又慨叹命运于我的不公,总是开自己的玩笑。可细细想来,这些年自己过得应该是顺风顺水了,也因此才把这生活中偶起的波澜当成了生命中的惊涛骇浪。

我很幸运,还捞着上了一年托儿所,我哥没捞着提起来就羡慕我。托儿所,顾名思义就是托管小孩子的场所,一间屋里摆一溜小板凳,老师在对面讲故事,教过几首歌,我记得“小牙刷手中拿……”家里来了客人大人就让我唱,得意地不行。院子里有个秋千,还有个圆的转圈的东西,铁的,坐上面,下面有个小朋友用力一推,转得飞快,我一坐就晕,所以我只管推,狠狠地,转晕他们!

想想自己的那些初衷,关于学习、工作、爱情、婚姻、家人、生活等等。

我总是抱怨上天没有给予我英俊的外貌,却不曾想过自己还不至丑的令人不忍目睹;我总是抱怨上天没有给予我超凡的智慧,却不曾想过自己最终还是顺利地考上了理想的学校和专业;我总是抱怨上天没有给予我一个大富大贵的家庭,却不曾想过父母给我的是他们能力之内的最好生活,让我从小就衣食无忧。上天一直待我很好,而我却总不知足,于是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小时候只有生病了家长才给买橘子吃,香蕉稀罕得厉害。也没什么玩具,一天到晚就爱披着件大人的上衣,两只袖子系在脖子上,疯跑,后面跟一溜,大的在前小的在后,摔倒就哭,爬起来接着跑。要么,就玩折纸,一张纸片也得争半天。收集糖纸,成套的,给小伙伴们炫耀去,他们都巴结你!记得一次打牌,“五十K”,和我哥在邻居兄妹家,结果,我不小心把人家桌子下的暖瓶打碎了,铁网网的,绿的,五块钱一个,我害怕,我哥带我离家出走了。跑到一个厂子里转悠,天黑了,隐约听见大人喊,坚持了一会儿。饿,我哥又带我回家了,没挨嚷。

有时候,学习是为了家人的一抹微笑,老师的一句赞美,自己的一份肯定。能够在奋斗学习的过程中,享受于此才是幸福的。在这趟旅途中,饱览沿途的风景,尽情舒展自己的身心。懂得了享受,享受奋斗学习过程中给我们的满足感,享受汲取知识的那股兴奋劲。而对于奋斗目标的无穷热爱,也才能更好更快地达到顶峰。

既生于世,故安于斯。瓶中的水如果总是欣羡天上云的逍遥自在,飘然洒脱,不免生出孤影自怜,自怨自艾的心理,久而久之就会尘封本心。白云无暇,水亦清明,假以时日,风云际会,瓶中水终会蒸发成天上云,天上云也会凝结为瓶中水。万事万物,因果循环,浮世万象,幻海无常,不过心念一转而已。

刚上学时,我得了胆道蛔虫病,疼起来就喊“把我扔了吧!我不活了”!没人听我的。

一年前,我进入运河煤矿工作。那时候,我告诉自己,希望多年后我出运河煤矿时,我还是我自己。可是最近的我感觉日子过得特无聊,每天就是日子叠着日子过。今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这时,我才明白,是时间在消耗着我,是我自己出现问题。那颗不断学习,积极向上的心出现了停顿。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相信有不少人抱有这样的想法。有时候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会出问题的,哪天被日子给混过去了都不知道。无论工作或学习。

人生就像一场牌局,我们不能左右自己会抓到什么牌,但好在可以决定如何出牌。抓到一副好牌,切勿骄傲自恃,目空一切,此时更应该努力把优势变为胜势;抓到一副烂牌,也不要悲叹懊恼,轻言放弃,,也许一个转机就会拨云见雾,柳暗花明。人生在世,应学会放下。有了放下后的平稳,才能静心继续前行。因此,无论遭遇何样的困难挫折,无论经历怎样的险恶坎坷,我们都应以平和的心态去面对接受。人生切莫抱有过多的执念,执念一旦过多,就会限制我们生命的广度,到最后固步自封,划地为限时我们才发现我们所求的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似的虚无。

小学三四年级时爸爸出发带回来块“糖”,一吃“百苦”,据说叫“巧克力”。也是那一年夏天,爸带回一个蛋糕,奶油的,妈不让吃锁橱子里了,要等在外地上中学的哥哥回来再吃。我天天盼着,哥哥回来了,蛋糕坏掉了,谁知道还有“冰箱”这东西!

我看到的,很多父母的初衷是好的,说一切为了孩子。学习这,补习那,课外时间都安排满档,说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确实,知识也学到很多,可孩子的快乐、童真、无忧无虑呢?他的世界观,人生价值观都是在这时逐渐形成的,至于成年后,关于他的自信、乐观、自立、自律都会有影响。学习固然重要,可精神世界也同样不可忽视。

上苍大抵是公平的,有所得亦会有所失,有所失终会有所得。流光总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就让我默念云在青天水在瓶,再许自己一个未来,可好?

小学五年级的一天放学回家,没人,等天都黑了,爸妈推着个大纸箱子回来了,我家买电视了,
12寸的黑白。

比较有意思的是,我们对待上一辈,对待自己的父母,又是另一种现象。嫌父母亲唠唠叨叨,对于什么都爱念叨。不是不关爱他们,可随着父母记性变得差,对于父亲不再那么崇拜,对于母亲也不愿偎在身边说知心话。活着的重心变成夫妻二人,更甚者只有孩子,无论眼里、心里。

初中离家远了,买了第一辆自行车,红色二八的,整个县城没几辆,这辆车伴随我很多年,质量非常好。后来我哥给弄丢了,那两年偷自行车成风。后来,轻骑摩托、踏板、电动车、汽车迅速发展,我再没有属于自己的。

感情的事,每人都有各自的理解。有时候,两个人走着走着到最后就散了,或许不适合,或许有各方面的原因。在一起的初衷是好的,可结局却难以预料。现实的社会太浮躁,我们有时会静不下来,去倾听内心的声音,自己所需要的是什么。百年好合,牵手一生不是谁都会拥有,好多人是吵着吵着就散了。

初一那年冬天我家搬家了,不住大院儿了,有了自家的小院子,我和哥哥各自住单间了。我有了平生第一件羽绒服,我管它叫“面包服”,大红的,真暖和,也陪了我几个冬季。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世间烦心事,便是人间好时节。这样的意境,相信你我都会期待。可是,浮浮沉沉的世界,不知你我可有颗明明白白的心?只是,面对名与利,财与势,嘲与讽,各样诱惑和危机,你我能够应对多少,躲挡几分?同样,人生也好有趣,平淡无奇的生活略显无趣,惊险刺激又太过疯狂。

初中那年暑假我逆反严重,我哥也逆反着,因为谁去太阳地儿推回自行车的小事儿,吵得不可开交。他独自离家出走了,留下一封信说“发生了流血事件……”他把西瓜扔我身上弄了一身西瓜汁,找了两天才找到他,我挨嚷了。

你我的初衷希望一如最初的美好,即使脚踩荆棘也不觉痛苦,即使泪流满面也不轻言放弃。抵得住时间流逝的消磨,迎得了惊涛骇浪的风险。请不要忘记原来的打算,不舍弃原来的美好愿望。面对未来,请勇敢迎接。

也是中学,我哥去徐州,一夜没回。第二天抱回来一台游戏机,四百多块钱,当时最高档的。因此,我哥没坐上当天最后一班车,只好在车站蹲了一夜,没吃没喝,因为就剩一张车票钱了。

我哥去上师范了,把他最爱的“破吉它”送给了我,中学结束前,我终于能用它弹唱“龙的传人”了,这给青春期有些忧郁的我些许快乐。

坐火车去外地上学,第二年,买站台票,逃票去。三五个人结伴顺着铁路要走出四五里路,为了省8块钱。我以为我们的明天就像这脚下的枕木不可数,我相信我们憧憬的未来一定就在下一个驿站!

学校食堂的肉饼椭圆的,三毛钱一个,流着油,真香。我的粮票吃不完给男生,聚餐时有“女士香槟”喝,第一次喝,我晕了,不知道是不是醉。

我哥上班了,来信了,厚厚的,打开,只有好大一整幅邮票,崭新的,20分一张,紧挨紧地整齐地排列着,没写一个字。

宿舍管理员在楼下仰着头喊“209室xx电话!”呼噜噜跑下去通常要等那么几分钟,为了省话费一般要打两次,中间留时间等管理员叫人。

好不容易上班了,处处“下岗”危机,工资也不准头,两三个月发一次。

结婚照,1680大元,现在废品一堆。最不值的是什么“DVD”、“功放”,死贵,没用几次就淘汰了。

还不知道啥是“胎教”孩子就出生了,没来得及“早教”她小学了,还想拉她坐我怀里,不想她个儿都超我了。

爸爸病了,本来就有多年的糖尿病这又染上肺结核,很受折磨。送他到腾州一家医院治疗,哥哥工作很忙,我也不好请假,只能留下妈妈陪护,走时,两个老人还坚持要送到大门口,回头看相依的两人,不忍。于是,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与哥哥每周都要赶去探望。很揪心,我若是再多几个姐妹多好,可以轮流陪伴他们。由此我想到独生的女儿她今后的压力,由此我决心爱惜身体,老了也不给女儿添负担。

生活较稳定了,可是,青春没有了。我们似乎没捞着享受什么。

谁的一生里没有那么一些日子是自以为是?谁不曾年少轻狂,只是,再怎么不甘,你真的能再活五百年?!抵不过这日日年年,时光磨尽了棱角,已是沉在水流中的沙砾。

我们已不像从前肆无忌惮谈老说旧,对于年龄更是避而不答。看那个小我十二岁的同事,还有那个小我十四岁的女孩,忙网络购物,听江南style,玩智能手机……天!

或许,我们不是老了,而是不够新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