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转人骨子里的骄傲,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济矿民生热能 李素微

花园煤矿 徐来栋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在煤矿工人中间流传这样一句顺口溜:“运输通防养老院,蹓蹓跶跶是运转”意思就是说运输、通防、运转三个工区是工作最悠闲、不费力气的单位。但当我进入到运转工区后,才发现其实不然。

原则需确保,监督有法章。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运转,顾名思义就是负责整个矿的运输提升、机器运转。虽然运转不像采煤、掘进工区那样的一线单位,肩负主要生产工作,但是运转人有着这样的工作理念:岗位无贵贱,工作无大小。只要是分配的工作,我们就一定要按期保质的完成它。

使命须完成,产业才兴旺。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

运转不像采煤、掘进工区,每个班都有十几、二十几个人,说声干,便争先恐后的干个热火朝天,旁边还有验收员、跟班领导监督工程质量和工作进度。我们运转呢?时而单独一人,时而三五成群。可凡是矿上姓机的,姓电的都是运转的“孩子”,你就得精心管理、细心维修保养。从而造成工作点多、线长,工作人员机动性大,工作相对繁琐。这就要求运转人要不断提高自我的岗位责任性。一线的兄弟们也要有高的岗位责任心才能保证生产的顺利进行,但毕竟有领导盯着、看着,单兵作战运转人要有更高的岗位责任心。众所周知,岗位责任心和工作标准是密切相连的。岗位责任心强了,工作标准才能高。而高的工作标准必须要有很强的岗位责任心。运转人的工作标准还就不能低。任何一个小环节的点滴差错,就有可能导致整个矿的“不运转”。所以,我们运转完全有资格说:“我在运转,我骄傲!”骄傲不一定就使人落后。运转人骨子里的骄傲,只会让我们更加的爱岗、惜岗、敬岗,会激励我们用更高昂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我、完善自我、提高自我、实现自我。在这种骄傲里,我们不仅仅获得的是工作标准、工作技能的提高,更是工人素养的提高,人生价值的实现。

品质无瑕疵,利润要增长。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不是所有的闲逛都叫溜达。运转人虽然身体上清闲,当从没有让精神松懈,我们保持边溜达边思考。在溜达中发现问题,在思考里寻求方法,最后骄傲的解决问题。溜达就要溜达出境界,溜达就要溜达出水平,只有这样的溜达才能将骄傲保持,才能让矿、工区乃至我们个人更好的“运转”。骄傲的领导加上骄傲的职工组成就是骄傲的运转,我们就可以骄傲的喊出:“因为我们能骄傲,我们要骄傲,所以我们无畏困难险阻!”

岗位需坚守,安全永不忘。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运转人,一定要骄傲!

江南塞北雪漫漫,吟诗哪管腊月天。

———题记

大雪倾城飞满天,长城内外散银丸。

《橄榄树》问:“为了什么流浪?”或求学,或生存,或奋斗,答案不一,但都有一个共性,流浪都是被动的,游子很少是主动流浪的,所以才有了乡愁,有了那份牵挂和那份愧疚。

人在寒冷寂寞中,想起父母赛神仙。

根据游子性情和客观条件,寄托乡愁的方式有很多种,或清酒或诗词或盈眶的眼泪。台湾先生因为回不到家乡,写下了著名的《乡愁》,随时间推移,将乡愁比作邮票,比作船票,比作坟墓,比作桥梁。先生把乡愁寄托在诗词中,而芸芸大众只能把那份乡愁寄托于酒盏麻醉自己,大醉之后凝望远方热泪盈眶。

自古忠孝难两全,待到退休把恩还。

时光流淌,乡愁亘古不变。透过传世的佳作我们可以看到,乡愁的核心是对亲人的牵挂。岁月变迁,乡愁是一段电波,游子在电话这头,牵挂的人在另一头,听听那熟悉的声音,拉拉家常,其乐融融。

大多游子或求学或求职而少年离家,但凡距离远近,都不能与家人相聚。忙忙碌碌后蓦然回首,距离就在心里,不离不弃,好比如围城,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中间总是隔着厚厚的围墙。拿起电话的时候就如打翻了五味杂瓶,不是滋味。游子在乡愁面前总是那么脆弱,如气球,碰到一点荆棘就会受伤。

有一种乡愁叫牵挂,应接不暇的尘世喧嚣迷住了人们的双眼,喧嚣独处的宁静是游子的牵挂,这种牵挂最真情、最耐人回味。

相关文章